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宁好的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23:57:1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宁好的白癜风医院,乐安白癜风医院,甘肃根治白癜风的论坛,灵丘白癜风医院,湖北白癜风早期危害,安徽如何治好白癜风,河北白癜风遗传么

当人们关注美国政治的时候,多数时间都把注意力盯着华盛顿里的风云变幻。不过,美国联邦政府的风风雨雨更多是意识形态的对立,还有媒体炒作的笑料。真正影响老百姓生活的应该是地方政府。

英国路透社发表了对美国伊利诺伊州众议长麦迪甘的专题报道。在报道中,记者深入挖掘了执掌州众议长大权32年的麦迪甘和濒临崩溃的伊利诺伊州财政系统之间的联系。同时,还从细节入手,揭示了麦迪甘如何靠党同伐异,利用公共资源给自己和党羽大开方便之门的内幕。

从前,每当人们提起美国的政治制度先进性的时候,言必称三权分立,民主选举。但是,从麦迪甘的故事中,可以一窥这个制度设计一旦被有心人操控后会成为一个怎样难解的死胡同。

以下为全文编译:

【翻译/观察者网王骁】2016年伊利诺伊州议会选举投票后,民主党又赢了,而麦迪甘再次当选州议会众议院议长。美国伊利诺伊州众议院议长麦迪甘(Michael Madigan)已经熬走了五位州长,而现在已经是他第十七次执掌伊利诺伊州众议院。今年8月,这位芝加哥民主党人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执掌“州众议长”一职时间最长的人。

麦迪甘

麦迪甘对于伊利诺伊,就像戴利对于芝加哥一样。戴利于1955年出任芝加哥市长,任上做了21年,于1976年死在市长任上。戴利任内大权独揽,被人称为连一辆垃圾车都要管的市长。

而麦迪甘于1983年便出任伊利诺伊州众议长,到2017年,他只有一次落选众议长。在1998年,他出任伊利诺伊州民主党主席后,便为自己的盟友大肆敛财,并积极打压政治对手。

虽然麦迪甘和戴利两人同样常年把持权位,不过芝加哥在戴利任内是一个治理良好的城市,而伊利诺伊州在麦迪甘的领导下则是一个财政濒临崩溃的州。讽刺的是,麦迪甘被视为伊利诺伊州乃至美国政坛最有权力的人之一,而他把持下的伊利诺伊州却是全美最糟糕的州之一。

麦迪甘的反对者

伊利诺伊州的财政状况已经远不止破产这么简单。根据“美国州立法机构大会”的说法是,伊利诺伊州已经成为全美80年来第一个没有年度预算的州。该州的债券等级近乎垃圾级。在这个财政年,该州总共预计将有53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而且还拖欠了供应商108亿美元的账单。

该州的养老金系统需要支持81.5万在任和离任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成员。该州和肯塔基州并列美国养老金政府投入比例最低的州,仅达到37.6%。2014年,据皮尤研究所的统计,该州的未补贴额达到1298亿美元,而在1971年麦迪甘成为州议员时,这个数字仅为25亿美元。

预计到2044年,养老金债务每年将消耗约四分之一的州事业收入,从而引发了对大幅度加税或大幅削减公共服务水平的担忧。现任共和党州长劳恩(Bruce Rauner)的行政团队预测,到2022年,州拖欠的票据可能达到470亿美元。

现任州长劳恩,众议长麦迪甘坐在身后

当然,很多人都要对州财政问题负责。但是,作为众议长,麦迪甘在他30年的议员生涯中参与了每一个会影响养老金系统的议案。

当年为奥巴马进入白宫立下汗马功劳的芝加哥民主党政策咨询师阿克谢罗德(David Axelrod)就曾说过,在现代伊利诺伊州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在立法权领域有麦迪甘的影响力。

“在他的领域,也就是如何保持和操纵权力方面,他无人可比。无论他是否是造成问题的原因,他对于解决问题来说都至关重要。”

2015年,,麦迪甘曾经对财政崩溃一事回应道:“如果你们想要批评我,那么你们就会把过去这些年里头所有错误的责任都归结到我身上。我可不想这么负面。”

麦迪甘的发言人也说过:“前任州长们,议员们都曾在麦迪甘提出或者支持的议案上签名。这个责任需要大家一起承担。”

作为最近一个与麦迪甘共事的州长,劳恩说,由于麦迪甘长期任期,他已经培养出独特的影响力,所以他相应的也需要在州内巨大的危机中承担相应的责任。

2015年时,劳恩的预算案被立法机关否决,他当时说:“他(麦迪甘)控制着伊利诺伊政府,我们都被赶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麦迪甘的反对者

2016年伊利诺伊州议会大选期间,麦迪甘和劳恩曾经进行了一场史诗对决。据悉,从1月到11月间,劳恩夫妇和竞选基金会总共给他的党羽资助了3.75千万美元的竞选资金,而许多资金都被是用来制作攻击麦迪甘的电视广告。

不过最后麦迪甘还是领导民主党保住了众议院最大党地位,118席中赢得了67席。更有甚者,在州审计长选举中,麦迪甘通过幕后操盘,最终使劳恩州长支持的州审计长候选人落败。这个职位负责支付州的基金。

在2013年,麦迪甘通过了一个关于修复养老金制度的里程碑式的法案。但州最高法院在两年后宣布法律无效,因为目前的伊利诺伊州宪法规定州养老金系统不得被减少或者被削弱。

在法案被推翻之前,麦迪甘试图修复养老金系统的尝试激怒了作为他票仓基本盘的工会组织。现在,为了和工会组织和解,麦迪甘一直在反对州长试图削弱工会集体谈判权和劳工赔偿法的努力。

去年5月,在伊利诺伊州立法机关没有通过预算而休会的两周前,麦迪甘在州议会大厦外对将近1万名支持者说:“劳恩州长想要改变集体谈判权。你们怎么想?”

支持者们高喊:“不行!”

麦迪甘和太太一起庆祝他议长生涯的第17次任期

芝加哥的早餐会

在2014年劳恩当选州长之后,麦迪甘和这位州长当选人在芝加哥俱乐部共进早餐。芝加哥俱乐部是一个古老的,专门为商业精英们服务的私人会所。在他们用餐时,麦迪甘交给劳恩一个名片卡,上面列着7位麦迪甘曾经共事过的州长名字。

芝加哥俱乐部

据当时在场人士回忆道,麦迪甘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他会把劳恩州长也给熬下台。

麦迪甘的发言人则称并不了解这个事情。

早餐会后的两年里,劳恩州长没有成功实现一条他的竞选承诺。

麦迪甘阻止了劳恩提出的削弱工会的集体谈判权、劳工赔偿法的提案。同时,麦迪甘还将劳恩描绘成一个中产阶级的敌人。同时,麦迪甘还挫败了劳恩试图给立法机关领导职务设置任期还有重新划设选取的努力。这些都是麦迪甘用来帮助他的民主党政治盟友的方法。

劳恩的前任们都知道,没有麦迪甘的支持,几乎没什么法案可以被通过。

1989年,共和党州长汤姆森(James R. Thompson)曾经试图提高20%的个人所得税和商业税,并且开征服务税。但是他尝试了2年,最终还是被麦迪甘击败了。

随后,麦迪甘只用了六个小时就通过了一个代替法案,内容仅仅是将20%改为18%,并且仅仅是临时征收。此举被视为是对州长的挑衅和鄙视。由于急需财政收入,汤姆森州长还是在这份羞辱性的法案上签了字。

多年后,汤姆森对记者说:“麦迪甘是一个聪明的家伙。”他对麦迪甘的政治手腕佩服得五体投地。

麦迪甘的导师:老板戴利

早年,麦迪甘的政治关系帮他找了一份垃圾车的工作。这份工作是当时的芝加哥市长戴利帮他找的。麦迪甘能够得到这份工作是因为他的父亲曾经是一名邻长,邻长监督社区的卫生情况和街道清洁。1964年-1967年间,麦迪甘进入了芝加哥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攻读法学。毕业后,市长给他在芝加哥市的法务部门安排了一份职员工作。

1969年,麦迪甘成为了戴利麾下的监督委员,戴利用这个职位奖励那些帮民主党拉票得人。不过戴利也很快就教麦迪甘学会了党内的纪律。麦迪甘一度试图和一名戴利支持的竞选人竞争一个党内高位后,戴利连着9个月没有和麦迪甘说话。

年轻时的麦迪甘

麦迪甘后来回忆道:“他就是老板,他应该的。在人生中,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总会有人是头儿。”

不过戴利最后还是支持麦迪甘竞选议员职务。

麦迪甘一直留着2003年时从戴利夫人葬礼上拿来的安慰卡。卡上印着戴利夫妇结婚35周年的样子。麦迪甘回忆道:“每当我坐在办公桌前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时,我会看着卡片问自己,他(戴利)会怎么做?”

左:老戴利(1955-1976年任芝加哥市长),右:小戴利(1989-2011年任芝加哥市长)

麦迪甘到了今天还在使用戴利的经验。

比如,与麦迪甘有关系的人会被他安排到为芝加哥地区服务的两个交通机关里工作。2011年,地区交通局聘用了麦迪甘的女婿马特亚斯(Jordan Matyas)出任年薪13万美元的说客。交通机关当时否认了家庭关系是马特亚斯获得这份职位的原因。

麦迪甘的女婿马特亚斯

芝加哥城铁负责人克利福德(Alex Clifford)在2013年以备忘录形式向机构董事会报告称,在2012年,麦迪甘通过关系使城铁给他的一名竞选工作人员和捐款人加薪,并且还给他的前员工在城铁里谋了一份差事。

麦迪甘在一份2013发布的声明中承认,他曾经试图帮他的竞选员工谋取加薪。但他说,当克利福德反对的时候,他就放弃了。克利福德认为他的工作受到了两名和麦迪甘有关的董事会董事的威胁。最终,在董事会给开了一个71.8万美元的遣散费后,他同意离开自己的岗位。

昆恩,是一个民主党人,他于2013年在芝加哥城铁系统创建了“恢复信任”工作组。他在最近的报告中详细说明了26个利益关联案件,都涉及到麦迪甘帮助党羽找工作的事件。

报告中说:“他(麦迪甘)并不会建议机关聘用某人,他一般是用影响力来保证该人被聘用。”

这26名雇员的安排发生于1983年到1991年之间。机关会为这个政治推荐进行存底,而这个存底被工作组发现了。这种政治推荐其实非常普遍,在1990年以前,伊利诺伊州法律都不认为这种行为是非法的。1990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这种政治推荐的行为伤害了那些不参与政治的事业单位人员的言论自由权。

工作组没有调查关于麦迪甘女婿被聘用为说客的内幕,但是他们提到这件事情给人的感觉不好。而麦迪甘的发言人则表示,这个工作组报告中关于麦迪甘的部分捕风捉影,没有根据。他还说麦迪甘对报告的内容表示异议。

克利福德现在已经离开伊利诺伊前往加利福尼亚州圣塔克拉拉(Santa Clara)管理当地的交通事业。他回忆道麦迪甘代表了政坛的陈腐势力。他说道:“他建立了一架机器。有些人认为政坛中的教父是30、40年代的旧闻了。很显然,伊利诺伊依旧如此。”

给伊利诺伊算道数学题

目前财政危机的核心就在公务员团体的薪金和福利。在麦迪甘眼皮子底下通过的法案给州财政和养老金系统悲伤了上百亿美元的负担。

1989年,麦迪甘支持通过了一项法律,永久赋予养老金支付3%的年复合增长率。这可以使退休人员在退休25年后领到的退休金比刚刚退休时翻一番。

一些退休人员对此表示赞赏,比如78岁的退休教师协会领导戴维森(Dave Davison)就说:“显然,所有支持这个法案的人都为我们做了件好事儿。我不觉得糟糕,也不认为我们在滥用权利让情况变的更糟。”

2002年,麦迪甘支持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成千上万的州雇员在50岁就退休,并获得全额退休金。最初,州政府预判将有约7400名雇员利用这个一次性的优惠。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有超过1.1万人签约。到2045年,州财政预计要为这批人总共支出23亿美元。

州政府在麦迪甘时代一直努力控制养老金缺口。但其中一些努力也仅仅是将数十亿美元转移到州的一般性债务中。此举使得伊利诺伊州的一般性债务从2002年的76.2亿美元猛增到2016年的278亿美元。在2003年至2011年之间,由麦迪甘直接或间接支持通过的法案,给州财政添加了170亿美元的借款。

债台高筑的伊利诺伊州

2010年,麦迪甘与民主党州长奎因(Pat Quinn)合作,通过了一项削减2011年之后政府和事业单位职员退休福利的法律。一旦这些人退休,养老金系统将节省大量资金。但在未来几十年,州财政将继续承担2011年之前聘用的职员的养老金。

这个法案中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条款,同意州政府可以以建立长期储蓄机制为由,立即削减养老金的支付。

奎因在接受采访时说道,这将最终为伊利诺伊州省下来数十亿美元,而麦迪甘在这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缓坡计划

麦迪甘几十年前推动的养老金立法现在还在困扰着伊利诺伊州。其中受到瞩目的可以算是1994年埃德加州长(Jim Edgar)推动的被称为“埃德加缓坡”的大修。

立法过程中的政治博弈十分有趣。随着1994年州大选的临近,埃德加当时面临来自于时任州审计长的民主党竞争对手聂奇(Dawn Clark Netsch)的挑战。

麦迪甘在民主党初选中支持了聂奇的对手。聂奇当时的竞选策略是利用退休金危机话题来打击埃德加。麦迪甘向埃德加,一位共和党籍州长,施以援手来打击聂奇。麦迪甘在选举年协助埃德加通过了一项养老金改革法案。

麦迪甘和前州长埃德加(当时的报纸截图)

埃德加后来回忆说,麦迪甘总是在支持自己人。这位老议长总是在为自己的人马在议会中的位置操盘。他总是试图避免和安抚公务员工会对资金不足的养老金系统感到愤怒。埃德加说:“麦迪甘永远都在帮助自己人。”

这个令人惊讶的政治同盟帮助埃德加赢得州长选举。但是这一行为并没有帮助到麦迪甘。民主党在当年输掉了州议会选举,而麦迪甘也失去了议长的宝座。这是他议长生涯中唯一一次遭受挫败。当年共和党在全国都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由此产生的法律导致无资金援助义务大幅增加。

“缓坡计划”承诺为养老金系统注入更多资金,但是逐步将其减少一直到2011年。在此期间,负债增加了570亿美元。

2013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伊利诺伊州低估了养老金短缺的风险,并误导了2005年至2009年间22亿美元州债券的持有人。1994年埃德加缓坡将与养老金成本相关的负担转嫁给了未来的执政者。

对此,州政府承诺提高透明度,但是拒绝承认有做错任何事情。埃德加在接受采访时赞扬麦迪甘与他一起努力。

麦迪甘的赚钱机器

作为议长,麦迪甘经常要通过加税的法案。但是作为一名私人律师,他经常帮别人减税。

麦迪甘和盖咱丹纳事务所(Madigan &Getzendanner)是伊利诺伊州有名的律师事务所,他们经常成功帮助客户减少房产税。

2004年到2015年间,事务所总共帮客户拿回了6.33千万美元的退税。2015年,麦迪甘的事务所是全州取得退税第二多的事务所。而麦迪甘和他的民主党徒们则在州议会中保证房产税一直居高不下。

目前,麦迪甘的主要政治对手是州长劳恩。劳恩表示这个事务所已经造成了利益冲突,他说:“麦迪甘的事务所从高额的房产税中赚取数不清的金钱。”

而麦迪甘的发言人则表示议长绝对尊重职业道德,而且高度自律。他说:“不管是作为一名律师,一名议员还是一名议长,他(麦迪甘)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不恰当的事情,没有触犯过任何职业道德规则,更没有违背他的个人原则。而他的个人原则远远比法律要求的还要高。”

人们对麦迪甘的个人资产知之甚少。2014年,在提案给伊利诺伊富豪征3%的税的时候,麦迪甘拒绝公布他的所得税报表,也不同意让公众知道这个法律是否会影响到他本人。在一个记者会上,他仅仅承认如果年景好,他一年至少可以赚100万美元。

2016年,麦迪甘事务所总共为6家和养老金系统有关的金融机构服务,而他们从2000年起,每年都会给麦迪甘或者他的女儿10.9万美元的政治献金。

麦迪甘的女儿,伊利诺伊州检察长丽萨·麦迪甘

不过,根据麦迪甘提交的书面声明称,他仅仅是为事务所的一些个人、合伙人还有企业提供了法律服务。

铜板上的传奇

在麦迪甘在州府大楼办公室的不远处,立着四块大铜板,上面记录着自1818年伊利诺伊并入美国后59位出任众议长的人的名字。而麦迪甘的名字用了比别人多得多的空间。

麦迪甘的超长任期

今年8月,麦迪甘将会成为美国历史上出任“议长”一职时间最长的政治人物,目前这个记录由前南卡罗莱纳州议会议长布莱特(Solomon Blatt)保持,他在1937年到1973年的32年间连续把持议长宝座。

1月,麦迪甘为了庆祝自己当选,给每一个民主党议员都发了一份价值150美元的水晶表作为礼物。

但是民主党议员特鲁利(Scott Drury)却没有得到礼物,因为他没有投票支持麦迪甘出任议长。同时,由于特鲁利没有和“党”保持一致,被剥夺了他所在的委员会的领导权。

麦迪甘的发言人表示,特鲁利被剥夺领导权的原因是他变得越来越难以共事。而另外65名议员的桌子上现在都摆着一只水晶表,上面刻着“光荣的迈克尔·J·麦迪甘,美国历史上任州众议院议长最长时间者。2017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s://weibo.com/u/5368195773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福建能不能治好白癜风